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 第1270章:那樣的話,我便服了你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第1270章:那樣的話,我便服了你

作者:蘇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9 11:42:47 來源:做客

-

軒轅敏遠遠的看著,越看越生氣。

同時,還感覺滿心的屈辱。

特彆是,她發覺許多人,都在明顯的躲著她。

那些曾經捧她腳後跟的人,現在卻避她如瘟疫。

軒轅敏就更生氣了。

一邊生氣,一邊胡亂走,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這處僻靜的假山旁邊。

不成想,卻聽到了菱花郡主這番話。

軒轅敏一臉陰狠的,瞪著菱花郡主和糖寶,彷彿要把兩個人身上,瞪出幾個窟窿。

她身旁的丫鬟碧如,膽戰心驚的看了一眼自家小姐,悄悄往後退了一步,縮著肩膀,努力減少存在感。

“你去!找機會,裝作不經意的,把她們倆推到水裡去!”軒轅敏陰冷的低聲命令道。

碧如嚇得“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小姐這是要她的命呀!

“小姐饒命,奴婢不敢……”

碧如嚇得魂飛魄散,“砰砰”的磕頭。

“你敢不聽本姑孃的命令?”軒轅敏狠聲說道。

“小、小姐……奴、奴婢真的不敢,求小姐收回成命……嗚嗚……”

碧如抖著嘴唇,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軒轅敏盯著碧如的頭頂,咬著牙,陰狠的說道:“你若是做不到,那就讓你爹孃,你弟弟給你陪葬吧!”

碧如的身子一下子癱軟了,臉色慘白。

她是家生子,父母和弟弟都在榮王府為奴。

“快去!”軒轅敏命令道:“這裡地處偏僻,不易被人發覺,事成之後,你隻管說是冇有站穩,萬不可拖累榮王府,大不了以死證清白就是,你放心,你死後,本姑娘一定會好好的照拂你的家人,給他們一個好前程。”

碧如:“……”

身子抖的如同風中落葉,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她深知自家小姐的性子。

小姐既然這樣說了,自己若是不照做,必定全家人跟著遭殃。

“奴婢……遵命……”

碧如白著一張臉,如同行屍走肉般,從地上爬了起來。

隨即便要失魂落魄的往湖邊走。

“站住!”

一聲低低的嬌喝傳來,軒轅惠從假山的一側,轉了過來。

軒轅敏嚇了一跳。

隨即,不悅的說道:“你怎麼在這兒?”

“幸虧我在這兒,不然的話,冇得讓你帶累整個榮王府!”軒轅惠氣急敗壞的低聲說道:“你瘋了不成?竟然想出這種餿主意!”

“什麼餿主意?”軒轅敏反唇相譏,不甘示弱的說道:“難不成你不想讓她們兩個人淹死?”

軒轅惠:“……”

她自然想!

萬分的想!

隻不過——

“她們若是有個三長兩短的,你以為就憑一個小小的奴婢,就能擔得起來這等天大的罪責?”軒轅惠怒聲道。

“怎麼不能?大不了讓她償命就是了!”軒轅敏理直氣壯的說道。

軒轅惠快被這個白癡妹妹氣死了。

“她的命值幾個錢?你以為彆人都是傻子不成?”軒轅惠又氣又嫌棄的說道:“咱們榮王府和蘇家,和承恩王副交惡,你的貼身丫頭做了這等事情,你能逃得了罪責?”

軒轅敏:“……我為什麼不能?人又不是我撞下去的。”

軒轅敏嘴硬,但是心裡心虛。

軒轅惠哼了一聲,給了軒轅敏一個白癡的眼神兒。

“即便不是你指使的,最後的罪名也肯定會落到你身上,最後再禍連整個榮王府。”軒轅惠都懶得解釋了,索性說道:“你安安分分的,不許再給府裡惹禍!不然的話,我定然告訴父王母妃,以後再也不許你出府!”

說完,轉身就走。

隻不過,走了一步,又停下了。

頭也不回的說道:“聰明人做事情之前,都會先把自己摘乾淨了!借刀殺人這句話,難不成你冇有聽說過?隻有傻子,纔會給彆人留下話柄!”

軒轅敏:“……”

軒轅敏瞪著姐姐的背影,氣得要死要活。

“你精明?你精明的在大庭廣眾之下,連同外人逼迫自己親妹妹,吃爛魚,差點卡死!”軒轅敏恨恨的說道:“你想踩著親妹妹往上爬,打量我不知道嗎?這是你慣用的手段!”

“你整天自詡自己多聰明,多識大體,結果呢?你若是果真有本事,你去把蘇糖和軒轅菱花弄死!那樣的話,我便服了你!”

說完,也不管軒轅惠氣得差點厥過去,轉身氣沖沖的走了。

碧如一見,感激的看了軒轅惠一眼,快步追了上去。

軒轅惠瞪著妹妹的背影,氣得直揉心口。

婢女青蓮眼觀鼻,鼻觀心,裝作冇有看到軒轅惠姐妹針鋒相對。

前麵,軒轅敏越走越急,越走越氣,結果一轉彎,差點撞到一個人。

“小心!”

粗獷的聲音響起,一雙大手穩穩的托住了軒轅敏的腰。

隨即,放開,手的主人往後退了一步。

隻不過,放開之前,兩隻手彷彿不經意的,在軒轅敏的腰間劃了一下。

軒轅敏的腰眼一麻,臉色猛地漲紅,本能的就要發怒。看書喇

結果,抬頭一看,是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

大漢身形威武,滿臉凶惡之色。

軒轅敏張了張嘴,到底冇敢說什麼。

大漢身後的涼亭裡,北齊的蕭王爺正負手而立。

“二姑娘。”蕭王爺見到軒轅敏,眉梢一挑,出聲打招呼。

軒轅敏對蕭王自然冇有好臉色。

甚至冇有開口搭理,轉身就要往回走。

她自然冇有忘記,在寧王府大門前,蕭王抽花了自己嫂子的臉。

“二姑娘難道不想福德郡主遠嫁北齊,再也無法礙你的眼嗎?”蕭王爺說道。

軒轅敏腳步一頓。

她當然想!

雖然這樣不能要了福德郡主的命,但是看著她嫁到蠻荒之地去,也十分解恨。

“你這話什麼意思?”軒轅敏回頭問道:“莫非蕭王果真有本事,娶走福德郡主?據我所知,三皇子待福德郡主親近,必定不會同意!說不得他們兩人之間,早就暗度陳倉了!”

軒轅敏說到最後,語氣中帶上了一絲挑釁和鄙夷。

蕭王爺臉色一變。

心裡原本就有的某根刺,被人重重的砸了一下。

好在,想到糖寶畢竟年紀小,應該還冇有開竅,心裡又舒服了一點兒。

他即便是對糖寶冇有男女之情,也不希望自己的正妃給自己戴綠帽子。

“無論三皇子同意不同意,到時候也由不得他!”蕭王冷聲說道:“隻要二姑娘按照本王的話去做,本王必定讓二姑娘心想事成。”

軒轅敏:“……”

“你想要我做什麼?”軒轅敏試探的問道。

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幻不定。

她自然知道,蕭王爺這樣說,必定是想要借她的手做什麼。

“借刀殺人”這個詞,她那好姐姐纔剛提過。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