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 第1190章:畢竟隻有一株大樹,能結出萬年參果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第1190章:畢竟隻有一株大樹,能結出萬年參果

作者:蘇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01:25:45 來源:辛辛橫

-

智仁大師對著軒轅謹和糖寶,雙手合十,唸了一聲佛號。

“阿彌陀佛,兩位小施主聰慧過人,心思靈透,不拘小節,老衲受教了。”智仁大師說道。

糖寶和軒轅謹立刻回了一禮。

糖寶說道:“大師過謙了,我和哥哥年紀小,想法簡單直接,不周之處,還請大師莫笑纔是。”

智仁大又唸了一聲佛號,忙道:“老奴不敢。”

說完,目光灼灼的看向了虞芝蘭。

原本心裡過不去的那道正義的坎兒,被糖寶和軒轅謹說平了。

智仁大師高興呀!

若果真以假亂真,把真的萬佛圖留在天龍寺,豈非天大的幸事?

話說,世間的許多事情,想要改變,欠缺的往往就是一個理由。

現在,糖寶和軒轅謹給出了理由,智仁大師就迫不及待了。

即便是,智仁大師已經心無波瀾多年,此時心裡也泛起了漣漪。

太後孃娘也看向了虞芝蘭,眼睛裡帶著一絲熱切。

虞芝蘭:“……”

壓力山大。

他自然明白,智仁大師和太後孃孃的意思。

但是,他無能為力。

虞芝蘭伸手摸了摸泛黃的畫紙,有些不忍心打擊智仁大師和太後孃娘。

最終,卻還是說道:“臨摹容易,作假不可能!”

“虞狀元這是何意?”太後孃娘臉色一變,不解的問道。

軒轅謹張了張嘴,目光落到了畫紙上。

果不其然,虞芝蘭說道:“這種畫紙,整個天下都冇有!這種造紙的技藝,也早就失傳了!”

冇有畫紙,如何以假亂真?

太後孃娘:“……”

一怔,目光也落到了畫紙上。

若非是虞芝蘭提醒,她倒是忽略了這一點。

太後孃娘也曾見過不少的古籍字畫,自然能看出來,這種畫紙的質地,和天龍寺收藏的,幾本殘缺的上古古籍的質地差不多。

迄今為止,她都冇有在彆處,看到過這種紙張的字畫。

太後孃孃的心,沉了下去。

智仁大師眼睛裡的光芒,也暗淡了下去。

“阿彌陀佛,萬事不可強求,看來,終歸是老衲貪心了。”

智仁大師搖了搖頭,心裡的失望,不可謂不大。

說完,便坐到蒲團上,雙眼微闔,敲起了木魚,懺悔自己升起的貪念。

太後孃娘自然也是滿心失望。

糖寶摸了摸小鼻子,小聲說道:“其實,這種畫紙,我鼓搗出來了……”

什麼?!

智仁大師、太後孃娘、虞芝蘭,齊刷刷的向著糖寶,看了過去。

特彆是智仁大師,手裡的木魚差點掉了。

太後孃娘一把抓住了糖寶的胳膊,急切的問道:“福丫,祖母冇有聽錯吧?你有這種畫紙?”

糖寶點了點頭,乖巧的說道:“有。”

太後孃娘:“……”

驚喜來的太突然,感覺像是在做夢!

智仁大師飛快的爬了起來。

“小施主果真福澤深厚,受上天庇佑!”智仁大師高興的說道:“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智仁大師眼睛放光,差點仰天大笑。

懺悔什麼的,早就忘了。

若是不能成行,他可以懺悔自己的貪念。

若是能夠願望成真,那就是上天同意的,不能算是貪唸了不是?

虞芝蘭震驚之外,又滿心的好奇。

自己這個小徒弟,什麼時候鼓搗出了這種失傳的畫紙?

看來,小徒弟身上的秘密,還有許多。

軒轅謹問道:“就是你幾歲時開始,

就一直鼓搗的那種紙?”

糖寶:“……”

糖寶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她最初是想鼓搗出衛生紙,解決擦屁股的問題。

結果,鼓搗了好幾年,也冇有弄出柔軟的衛生紙。

“你不是說,失敗了嗎?”軒轅謹又問道。

“那個、其實……是失敗了。”糖寶摸了摸小鼻子,說道:“我想要潔白的白紙,結果弄出來的總是泛黃還硬……”

好吧,是她眼力太差勁兒,讓明珠蒙塵了。

這種上古時期的紙張,怎麼能用來擦屁股?

簡直是大不敬!

糖寶在心裡反省了一秒鐘。

太後孃娘雙手合十,萬分慶幸的對著萬佛圖,拜了又拜。

嘴裡不斷的說道:“佛祖保佑……佑我大燕……”

虞芝蘭卻冇有這麼樂觀,思忖著說道:“萬佛圖傳承已過千年,你即便是弄出了這種紙張,和此圖的質地相比,定然也會有所偏差。”

“師父,偏差有一些,但是極小。”糖寶說道:“而且,我們可以做舊,不然的話,從筆墨上也可以判斷出真偽。”

不得不說,糖寶說的極小,還真是極小。

因為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

虞芝蘭作為書畫大家,自然知道有做舊的工藝。

不但如此,他還特彆痛恨,做這種事情的人。

因為,在他看來,但凡把字畫做舊,都是為了騙人。

不得不說,大多數還真是如此。

隻不過,現在輪到自己身上,虞芝蘭倒是不排斥了。

唯一擔心的,就是做不太像。

並且,時間上肯定來不及。

正是因為時間的問題,他纔沒有提及做舊一事兒。

糖寶彷彿看出了虞芝蘭的心思,信誓旦旦的說道:“師父放心吧,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你有法子?”虞芝蘭懷疑的問道。

“嗯嗯。”糖寶點頭。

若是冇有法子,她最初也不會打著,以假亂真的主意了。

糖寶既然這樣說了,虞芝蘭自然便相信了。

他這個小徒弟,身上發生什麼稀奇事兒,都稀鬆平常。

並且,她懷疑,小徒弟之所以有做舊的法子,最初怕是也打著某些目的了。

諸如,做舊一些字畫,運送到海外去賣掉。

糖寶若是知道自己師父心裡所想,必定會大呼冤枉。

她可是一個講究誠信的商人,怎麼會做那種事兒?

智仁大師感歎道:“這種造紙的技藝早已失傳,小施主都能重新研製出來,襄助眾佛迴歸天龍寺,此乃大功德……”

“不不不!這可不是我的功德。”糖寶連連擺手,說道:“我其實是在一本古籍的殘捲上,看到了這種造紙的法子,然後就按照法子,鼓搗了幾年……”

糖寶說到最後,有些不好意思。

這樣一說,自己好像是太笨了。

其實,也不能怨她。

實在是那種紙上記載的木頭,太難找了。

若非是後來跟著神醫修習醫術,辨認百草千樹,她怕是根本就不知道,那本殘捲上記載的木頭,是什麼樣子的。

畢竟,整個鳳凰山上,怕是隻有一株大樹,能結出萬年參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