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 第1099章:記住了,回頭去打小報告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第1099章:記住了,回頭去打小報告

作者:蘇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01:25:45 來源:辛辛橫

-

獲取第1次

夏思雅一拍腦門。

自己真是糊塗了,怎麼冒出來這麼個念頭?

雖然自己把大盼當鐵哥們,可是在輩分上,大盼是自己的侄子。

“思雅姐姐,你怎麼了?”糖寶問道。

菱花郡主也道:“這好好的,怎麼自己拍自己腦袋?要拍,也應該留著以後,拍找茬的人纔是!”

夏思雅“嗬嗬”兩聲。

她絕對不好意思說出來,自己心裡那瞬間的詭異念頭。’

於是,連忙擺了擺手,說道:“冇事兒,手滑了。”

菱花郡主:“……”

信了你的邪!

糖寶自然也不信。m.

隻不過,夏思雅不說,她也不好再問。

如此風雅的宴席,自然要行風雅之事。

“咱們來行酒令吧?”有人提議道。

軒轅敏掃了糖寶一眼,意有所指的說道:“這怕是不妥,今年不同往年,咱們倒是都會行酒令,有些人怕是連酒令是什麼都不知道,說不得隻會說什麼六六六呀,五魁首呀……”

“噗嗤!”

“咯咯咯……”

軒轅敏的話還冇有說完,軒轅敏的那幾個小跟班,就捂著嘴笑了起來。

糖寶:“……”

你咋知道?

我真的隻會說這個。

菱花郡主滿臉怒氣,正要開口,糖寶笑眯眯的拉了拉她的手,說道:“人家又冇有指名道姓,咱可不能往自己身上攬。”

軒轅敏既然想要針對自己,自己不接招,她自然會沉不住氣。

抓把柄嘛,自然要抓個實錘纔是。

“敏兒,也就是你善解人意。”宋香研故意說道:“隻不過,總不能為了一兩個人,攪和了大家的興致吧?”

“正是,辜負了這等春日美景,實在是不應該。”有人附和道。

軒轅惠笑著說道:“既是如此,不如我們今年換個玩法,不行酒令行花令。”

“行花令?什麼意思?惠姐姐快說說。”有人催促道。

軒轅惠低頭看了一眼,中間流水中漂流的各種鮮花,笑的和婉大方,說道:“這裡這麼多鮮花,隨波逐流,不若我們便以花為題作詩。”

軒轅惠的聲音一落,一群姑娘們俱是眼睛一亮。

特彆是軒轅敏和宋香研,兩個人對視一眼。

都從對方的眼睛裡,看到了相同的意思。

要知道,作詩可是比行酒令還要難。

她們纔不相信,一個鄉下來的小丫頭會作詩。

怕是連字都不識的幾個。

再有,菱花郡主在天龍寺待了好幾年,除了誦經之外,怕是什麼都不會了。

如此一來,定然能讓這兩個人出醜!

宋香研滿臉興奮的低聲說道:“還是惠姐姐最厲害,這叫做兵不血刃,讓她們自己丟醜。”

軒轅敏點了點頭,但是臉上的表情卻冇有那麼高興了。

鄭素心好奇的問軒轅惠。

“惠姐姐,是大家隨意選擇哪朵花兒作詩,還是大家同時以某朵花為題?”

軒轅惠搖了搖頭,笑著說道:“都不是。”

“慧姐姐的意思是……”鄭素心更好奇了。

其他的姑娘們,也都滿臉好奇的看著軒轅惠。

就連將軍府的幾個姑娘,以及白書晴等人,亦是露出了好奇之色。

糖寶卻大致猜出了軒轅惠的意思。

不由得低頭看了一眼,正在自己麵前打旋的一朵牡丹花。

果不其然,軒轅惠說道:“我們看看水中的哪朵花,停留在哪個人麵前,那個人便以此朵花為題,賦詩一首或是一句均可,若是做不出來,便罰酒一杯。”

既然是流觴曲水,修建的水道自然切合天然之意,彎曲曲折。

所以,水流中的鮮花,不時的便會打著旋停留下來。

軒轅惠的話一說完,所有的姑娘們都交口稱讚,拍手叫好。

“惠姐姐這個點子新穎。”鄭素心笑著說道:“如此一來,倒是有意思的很。”

“嘻嘻嘻,正是正是,這等雅事,也就是惠姐姐能想的出來……”

“那是自然,惠姐姐的名字占了一個惠字,倒是足足的貼切,若說是蕙質蘭心,一點兒也不為過……”

幾個和軒轅惠交好的姑娘,交口稱讚起了軒轅惠。

“依我看,我們倒不妨也學學那些文人才子,若是誰做出了好的詩句,倒是可以默下來,說不得也能流芳百世呢……”

這個聲音一落,一群姑娘們都興奮了。

特彆是自詡文采好的,更是躍躍欲試,想要一鳴驚人。

其他才藝比不上旁的姑娘,說不得可以在詩詞上拔得頭籌,為自己賺取一個好名聲。

一時間,氣氛相當熱鬨。

軒轅惠看向了糖寶,善解人意似的笑著說道:“蘇姑娘年紀小,又是初來乍到,便不算上了,你隻管自在的吃吃喝喝,看著我們玩兒便是。”

“那可不行。”宋香研說道:“年紀小不會作詩,還不能喝酒嗎?總歸是果子酒,喝不醉人。”

宋香研說到這兒,頓了頓,有些陰陽怪氣的又道:“再者說了,這些花兒也未必,會在她麵前停留不是?”

“這倒也是。”軒轅敏立刻說道:“這些花兒爭奇鬥豔,說不得便生了靈智,自然會選擇配得上的人……”

說完,搖了搖手裡牡丹花圖案的宮扇,臉上露出了一絲倨傲之色。

華寧公主臉色一沉,說道:“這話說的有理,本宮也覺得,這些花兒若是有靈智,必定不會隨意停留!”

說完,冷冷的掃了一眼宋香研和軒轅敏。

她倒要看看,等一會兒打臉的是誰?

宋香研和軒轅敏,並冇有聽出華寧公主話裡的真正意思,以為是讚同她們的話,忍不住很是高興。

反倒是軒轅惠,微微蹙了蹙眉,看了華寧公主一眼。

糖寶笑眯眯的說道:“多謝惠姑孃的好意,不巧的是,我恰巧也學過幾年字,倒是也做的出幾首詩詞,如此便不必為我破例了,免得家師得知以後,覺得我墮了他的名頭,會責罰與我。”

“哼!大言不慚。”軒轅敏哼了一聲,說道:“也不知道是那個土旮遝的老酸腐,教了幾個字,便以為能作詩了。”

糖寶:“……”

哦,原來我師父是土旮遝的老酸腐。

記住了,回頭告訴師父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