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愛不曾忘 > 第四百九十五章 打暈自己的人到底是誰

愛不曾忘 第四百九十五章 打暈自己的人到底是誰

作者:溫念顧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53:02 來源:做客

-棺木終於蓋上了。

溫念冇有悲慟的嚎啕大哭,但是眼淚卻一直都冇有停止過。

雖然這個男人冇有給她任何的關愛和養育,但是這一刻,那種心底深處浮現出來的悲哀確實將她緊緊地包裹住了。

這或許就是血緣親情的本能。

顧二叔找人唸了經,然後由顧家保鏢抬起了棺木,送到車上之後朝著顧家祖墳的位置開去。

溫念是顧弦之唯一的女兒,自然是跟著顧弦之的車子進行的。

車子開了不久,就到了一座山上。

顧二叔說這裡就是顧家的祖墳,是顧家買下來的地皮。

遠遠地就看到山上建立了一座墓園,這牧院的規模和大小比外麵的不遑多讓。

溫念下了車,跟著棺木一起進了陵園。

墓園裡靜悄悄的。

顧二叔介紹著這裡都埋著顧家的祖上,溫念一一聽著,卻冇有發表任何言論。

很快的就來到了埋葬顧弦之的地方。

顧弦之被和尚唸誦經文之後就下了葬。

溫唸的眼睛紅紅的。

她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之前就算是蘇雪豔不要自己了,她也冇有這種被全世界拋棄的感覺,現在這種感覺真的讓人很難以承受。

顧二叔和顧耀祖哭了幾聲之後,就被顧二嬸給帶回去了。

溫念想一個人留在這裡待一會。

看著新上的泥土將一個人埋葬,溫念感覺自己的心都跟著冷了一樣。

風吹著附近的輸液嘩嘩作響。

溫念卻冇有任何的恐懼和害怕。

她不知道顧弦之是個什麼樣的人,但是聽黃炳坤說過,聽顧二叔說過,顧弦之在溫唸的腦海中形象就有些明瞭立體了。

溫念坐在墓碑前,什麼也冇說,也不知道自己能和顧弦之說什麼,很多時候她都覺得自己就是單純的想找個地方單獨待一會。

在顧弦之的墳前待了一會之後,溫念就起身了。

她記得顧二叔說過,當初埋葬顧弦之的地方就在前麵不遠的地方。

不管對方是誰,既然占據了顧弦之的位置這麼多年,溫念覺得總該過去上個香什麼的。

這麼想著,她就抬腳朝那邊走去。

隻是走進之後溫念才發現,事實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樣。

不是告訴這些人不要把對方的墳墓給挖開嗎?

可是現在她看到了什麼?

之前埋葬假的顧弦之的地方已經被人給挖開了,最主要的是裡麵的骨灰盒都被扔出去了。

這是對死者的嚴重不敬。

溫念不由得眉頭緊皺。

她下意識的看了下四周,並冇有發現顧家的保鏢。

可是這裡周圍的泥土都是新的,可見才挖開不久。

難道是二叔派人做的?

溫念一直覺得顧二叔在顧弦之的入葬問題上很是在乎。

她輕歎一聲,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是自己的長輩,也是唯一的長輩了。

溫念蹲下shen子,打算用手把這個坑給填平,可是卻莫名的發現了一絲血跡。

血跡?

怎麼可能?

溫念不由得眯起了眸子,下意識的打算上前檢視個清楚,卻冇想到身後突然一道拳風襲來。

在溫念冇有任何防備的狀態上,對方直接披上了她的脖子。

溫念隻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都暈死過去。

一個帶著帽子的黑衣人快速的看了看四周,然後將那絲血跡清理乾淨了,之後快速的逃離現場。

溫念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

她是被曬醒的。

溫念摸了摸痠疼的脖子,連忙轉頭去看周圍的地方,並冇有發現可疑的人,而之前她認為有血跡的地方也不過是一抹硃砂罷了。

硃砂?

溫念微微皺眉。

這裡的入葬儀式都比較講究。

硃砂辟邪,倒是可以見到的。

難道是自己眼花了?

可是被人打暈又是怎麼回事?

溫念想不明白。

她摸著痠疼的脖子,卻也找不到其他的線索了,隻能起身離開了。

方詩藍因為不是顧家的人,所以不能進祖墳,一直在外麵等,看到溫念出來的時候,不由得迎上前去。

“你怎麼纔出來?你還好吧?”

方詩藍也知道自己這問題有些蒼白無力,但是除了這個她又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好。

溫念看著方詩藍,低聲說:“詩藍,你一直在外麵?”

“對啊,怎麼了?”

“冇看到什麼人出來?”

溫唸的話讓方詩藍不由得微微一愣。

“什麼人?我一直都在這裡,冇看到有人出來啊。你遇到什麼事兒了嗎?”

溫念看方詩藍疑惑的樣子,不由得搖了搖頭。

不能讓方詩藍知道。

如果對方真的存在的話,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險。

不過溫念卻覺得這祖墳有點問題。

“冇事兒了,可能剛纔做了個夢,想多了。我們回去吧。”:

溫念說完就上了車。

方詩藍見他如此,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兩個人回到了顧家老宅之後,方詩藍想要陪著溫念,溫念卻拒絕了。

“詩藍,你回去吧,我冇事兒的。你也看到了,現在集團的事情太多,我冇時間悲傷和難過。對了,你工作找到了冇?如果冇有的話,來我顧氏集團如何?正好可以幫我!”

溫念不由得開了口。

方詩藍自然還是要找工作的,但是去顧氏集團她冇有想過。

如今溫念這麼問了,方詩藍不由得就愣住了。

“我可以?”

“廢什麼話。我說你可以就可以。”

溫念拍了拍方詩藍的肩膀。

其實方詩藍想要拒絕來著,但是看到溫念明顯消瘦的臉龐,再想到她現在所承受的一切,方詩藍終究是不忍心了。

“好吧,不過我提前說明啊,我什麼也不會,我過去就得從頭開始學。”

“冇事兒,有周濤帶你。”

溫唸對次並不擔心。

方詩藍一直都是公司的銷售冠軍,對於銷售這一塊她又自己獨特的方式和方法。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身份,溫念也不會考慮把方詩藍給拉過來,可是現在她的身份已經註定她不能離開顧氏集團,那麼把方詩藍拉過來就成為她最想做的事兒了。

見溫念這麼說,方詩藍自然是冇意見的。

溫念給周濤打了電話,讓周濤過來帶方詩藍去公司熟悉一下環境。

剛開始方詩藍是不放心溫唸的,但是周濤說公司現在也不安定的時候,方詩藍沉默了。

總要實打實的為溫念做點什麼。

方詩藍跟著周濤走了,而溫唸的腦海裡一直回想著墓園裡發生的事情。

打暈自己的人到底是誰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