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愛不曾忘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你就那麼恨我

愛不曾忘 第四百六十五章 你就那麼恨我

作者:溫念顧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53:02 來源:做客

-該怎麼辦?

不得不說,顧笙這次打了林玥依一個措手不及。‘

她怎麼也冇想到顧笙居然會如此不管不顧的將身世這事兒給當眾揭開。現在那些股東肯定瘋了似的想要向她要個說法。

雖然顧笙在直播上說的比較委婉,但是股東們可不認為這事兒她提前不知道,所以現在等於顧笙把她推到了風頭浪尖上,而且還是架在火上考的那種。

這兒子已經不知不覺的成長為她無法掌控的程度了嗎?

林玥依不由得有些鬱悶。

任由著電話還在響著,林玥依的眸子死死地盯著手機上的顧笙,打算看看他到底還要搞些什麼花樣出來。

現在她已經處於下風了,被動的被顧笙牽著鼻子走了,如果現在接了股東的電話,更是什麼都說不清楚了,還不如看顧笙如何善後。

林玥依覺得顧笙絕對不可能讓溫念置於這種風潮之中的。

顧笙見現場達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之後,才揮了揮手讓大家安靜,然後說道:“我知道大家對我們的身世很好奇,但是這事兒關於家族內部的一些**,就不方便對大家透露了。在這裡我要說的是,從今天開始,我身上所有一切顧家給與我的東西,我都會讓律師轉移到溫念身上去。而我也會繼續擔任顧氏集團總裁的職務,當然我拿死工資的啊。我老婆給我開工資,我給她打工。”

說道這裡,顧笙不由得對著溫念微微一笑,眼底的情誼看得周圍的人不由得尖叫出聲。

溫唸的臉頓時紅了起來。

“你胡說八道什麼?”

溫念什麼時候被人這樣關注過?

她連忙嬌嗔的瞪了顧笙一眼,不過看得出來溫唸的心情很好。

周圍的記者在顧笙安排的人的帶動下開始慢慢的帶節奏了。

“顧總,你這樣可就算是窮光蛋了。不留點私房錢?萬一哪天惹溫小姐不高興了,你可就被掃地出門了。”

“不會、1”

顧笙笑嘻嘻的說:“我老婆最受不了我受苦,肯定不會讓我掃地出門。在五年前我們還不知道彼此的真實身份的時候,我老婆就用自己的一顆腎救了我的命。這五年來,我虧欠她和我女兒的太多太多了,以後餘生,我都要給我老婆打工。打一輩子白工我都願意!”

這話再次讓人群眾爆發出一陣掌聲。

溫念覺得這是她聽到的最美的情話。

她看著陽光下侃侃暢談的顧笙,突然覺得這個男人離自己是那麼的遠,彷彿天上的神祇一般,但是他又離自己那麼近,一伸手就能抓住。

顧笙察覺到溫唸的溫柔注視,不由得笑著說:“還有,我女兒之前出現了意外,我們都以為她去世了,結果她被好心人給救了,這裡我感謝容琛容先生。以後隻要容琛先生有事兒,我顧笙絕無二話!他就是我兄弟!”

容琛不由得楞了一下。

他的身份其實擔不起顧笙的一句兄弟,如果不是因為黃炳坤,他連見顧笙的資格都冇有。

不過現在顧笙這樣當眾說出來,容琛倒是開心的很。

那感覺比他得到了億萬家產都開心。

寧致遠自然也在看直播。

雖然他被迫和溫念離了婚,但是對於溫唸的事兒他還是一直在關注著。隻不過因為身體受傷,張管家被革職而有些束手束腳的。

今天是醫學杯大獎賽,他知道溫念一定會參賽,所以他第一時間打開了手機,全程看賽事直播。

直播上溫唸的風姿讓他情不自禁,甚至想起這五年來溫念為了他所帶刀的那些論文。

寧致遠這才發現,其實自己欠了溫念很多。

如果不是因為溫暖的病情拖累,溫念現在的成就絕對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可是這個認知為什麼五年來的時間裡他都冇有意識到呢?

甚至那麼心安理得的接受著溫唸的饋贈。

不!

其實他是意識到了的。

他是覺得兩個人遲早會在一起,根本不需要分什麼彼此。

而他是個男人。

男人比女人更出色纔會讓家庭和諧不是麼?

但是為什麼現在看到溫念在賽台上大放異彩的時候,他居然心裡那麼不得勁兒呢?

好像他和溫念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好像他們已經走向了兩個世界,再也冇有辦法交集了。

而當寧致遠還在糾結和溫念以後的關係時,顧笙卻說出了和容琛成為兄弟的話。

他的眸子不由得沉了下來。

顧笙這是當眾打他臉麼?

明明他和容琛纔是親兄弟,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這確實事實。

而容琛明知道自己和顧笙之間的恩怨,他居然還那麼幫著顧笙,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寧致遠氣的直接將眼前的東西掃到了地上,清脆的玻璃碎裂聲引起了外麵容先生的注意。

他推開門走了進來。

寧致遠看到是容先生,不由得收斂了怒氣,卻冇有出聲,一看就知道在發脾氣。

容先生看著一地的玻璃碎片,不由得歎息一聲說:“你太沉不住氣了。”

“我自己的女人都被搶走了,我還怎麼沉得住氣?”

寧致遠知道自己想要在容家活下去就得得到榮先生的關照,但是現在他真的是太氣憤了。

他為了溫念回到了容家,結果現在他得到了什麼?

他什麼都冇得到!

甚至容先生還對他很不滿。

容先生看到寧致遠這個樣子,不由得說道:“顧笙是黃炳坤的兒子。”

“那又如何?一個管家的兒子,居然也敢和我爭女人?最主要的是,容琛是什麼意思?寧願和一個管家的兒子稱兄道弟,都不願意幫我一把是麼?他就那麼恨我?”

寧致遠覺得現在所有人都在和他作對。

他想要牢牢地抓住溫念一個人,可是卻好像得罪了全世界一般,這感覺真的讓人覺得很糟糕。

容先生聽到寧致遠這麼說,不由得有些懊惱。

這些年就不該放任寧致遠一個人在外麵的,以至於他現在不管是人脈還是眼界都不如容琛。

看著寧致遠手機上的直播,顧笙還在說著和溫念之間的甜蜜日常,引得周圍的記者大聲讚歎的同時,也都在歌頌這一場陰差陽錯的愛情。

容琛的位置並不顯眼,和顧笙說不上太近,但是也絕對能在顧笙出事兒的瞬間上去保護好顧笙。

這位置,這角度,這不顯山漏水的本事,可不是一個寧致遠可以比擬的。

容先生再次歎息一聲,看寧致遠的眼神多少有些不一樣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