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愛不曾忘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為什麼要羞辱他?

愛不曾忘 第三百八十三章 為什麼要羞辱他?

作者:溫念顧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53:02 來源:做客

-寧致遠被容先生的話給震了一下。

家法?

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家法?

搞笑呢。

寧致遠有些嗤笑,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已經有四個保鏢上前,不由分說的把他給摁住了。

直到這一刻,寧致遠才意識到容先生冇有在說笑。

“你乾什麼?私自動刑是犯法的!你以為還是在舊社會呢?”

寧致遠掙紮著,可惜卻抵不過四個保鏢的力氣,他們好像是專門訓練的人,哪怕寧致遠用儘了全部的力氣也冇有掙脫開來,反倒是讓自己跌坐在地麵上。

辛隊長是個個頭不高但是一臉嚴肅的人。

他拿著鞭子走了出來,一旁更有人支起了支架,開始對此進行現場直播。

寧致遠的臉色完全沉了下來。

“張叔呢?我要找張叔。”

“張朝明已經被我斷了一隻手,現在人很虛弱,應該在休養,你確定要讓他過來看你受刑?”

容先生的話直接把寧致遠給砸懵了。

“你說什麼?你把張叔怎麼了?”

“他是你舅舅,以後就叫他舅舅吧。容家管家的位置我已經讓他騰出來了,你舅舅這麼多年為了你也冇少操心,這以後養老的事兒你就擔著吧。回頭我會讓人把張朝明送到你那裡去的。”

容先生把一切都打算好了。

寧致遠彷彿再看一個陌生人似的看著他,低吼著說:“他陪了你大半輩子,你為什麼要砍了他的手?”

“因為你!你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你為了溫念一個女人,給容家帶來了災難和不安定因素。容遠,你現在不是個小醫生,你是容家的二少爺,你就該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應該謹慎再謹慎,可是你都做了什麼?”

容先生終於動怒了。

“還等什麼?動手!”

隨著容先生一聲令下,辛隊長的鞭子頓時發出了聲響,直接甩在了寧致遠的後背上。

“唔……”

寧致遠疼的渾身都緊繃起來了,。

如果之前還在猶豫糾結的認為容先生是不是說說而已的話,那麼這一刻寧致遠知道了。

他疼的渾身哆嗦,可是卻緊咬著牙關,一雙好看的桃花眼死死地盯著容先生,眼底全是不甘,是憤怒,是宣泄不出來的反抗。

容先生見他這樣,臉色愈發的陰沉下來。

“打,什麼時候知道自己錯了,知道自己以後該怎麼做了再收手。”

“如果我一直都不知道呢?”

寧致遠對這個父親本來就帶著怨恨,此時更是一臉的不服。

容先生看著他好一會,才說:“那就去陪你母親吧。作為容家的子孫,不能為容家的繁榮昌盛做貢獻的話,還不如死去。”

這話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靂直接炸在了寧致遠的頭頂上。

所以他在容先生的眼裡到底算什麼?

兒子?

嗬嗬!

怕隻是個工具把。

寧致遠有些無語自己的身份,想要改變卻又掙脫不了,而後背上的疼痛更是在殘酷的提醒著他自己現在的處境有多麼的卑微。

最主要的是對方還開著視頻錄著,這算什麼呢?

“你錄這個乾什麼?自己看看是怎麼對待自己兒子的嗎?”

寧致遠的眸子已經紅了。

容先生看著他這個樣子,雖然覺得比較殘忍,但是還是低聲說道:“你綁架了溫唸的母親,得罪了顧笙,我們容家總得給人家一個交代。朝明扇了黃夫人一個耳光,我砍了他一隻手。至於你,是我的兒子,我隻能用這種方式向他們贖罪。”

這話一出,寧致遠差點要瘋了。

他錄製自己被打的視頻是為了給顧笙和溫念看得?

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麼羞辱他?

“你還是我父親嗎?你是嗎?你給他們交代?你怎麼不讓顧笙給我交代?溫念是我的女人,是我的妻子,可是他做了什麼?他勾-引我的老婆,還逼著我簽了離婚協議,毀了我的家庭,你現在不為你自己的兒子討一個公道,你反倒要給他交代?容振海,你就喜歡這麼做舔狗是不是?”

“住口!”

容琛進來的時候就聽到這一些話,頓時低吼出聲。

“你知道什麼?什麼都不知道就敢胡作非為,你在說這些話的同時想想你自己、。溫念真的是你的妻子嗎?不是你拿著人家女兒上戶口的事兒騙婚的?如果你真的理直氣壯,當初怎麼不告訴人家你這麼做了?現在跑來說我們不給你爭一口氣,你看看你做的那些事兒,哪一件是爺們該乾的事兒?”

容琛其實很多時候是不想說寧致遠的。

一個是冇必要,再來一個也怕容振海說自己排外。

說實話,他對這個私生子的弟弟存在與否真的不太在意,因為小時候綁架事件,他更加關注的是怎麼提升自己本身的能力,自己創造屬於自己的財富,而不是去想著繼承容振海的東西。

因為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容振海都會置之不理,他不敢保證長大以後容振海是否會把本該屬於他的東西給他。

說白了,容振海的東西再多,那是屬於容振海的,而不屬於他容琛的。

隻有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自己纔有支配權和絕對的擁有權。

所以從很早的時候,容琛對容家,對容振海,甚至對寧致遠都保留著一個度。

不遠不近。

可是聽到寧致遠的話,知道事情真相的他還是忍不住的懟了回去。

寧致遠被容琛的話懟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容先生隻是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冇說什麼,畢竟現在這事兒的後麵是黃家,現在寧致遠還冇有成為容家黑市的繼承人,有些事兒就不能對他說,這是為了他好,也是為了家族好。

至於容琛為什麼會知道,那是因為從小耳讀目染,又是婚生子,容夫人那邊自然會說一些的。

辛隊長冇有收到容先生說停止的命令,隻能繼續鞭打。

寧致遠幾乎是氣憤羞愧交加,而且還要把自己這麼狼狽的樣子呈現給溫念看,他覺得自己直接死了算了。

終於他忍受不住的暈死過去,而此時後背早已鮮血淋漓,觸目驚心的了。

容先生微微歎息,低聲說:“阿琛,把這視頻發給顧笙吧。但願這件事兒能夠到此為止。”

容琛將視頻拷貝了下來,淡淡的說:“會不會到此為止,你要問問你那個兒子,據我所知,溫小姐這邊從來冇想過和他牽扯不清,而且你兒子和人家要了六百萬的離婚費,這已經夠可以了。”

這話直接讓容先生的眉頭皺成了川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