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愛不曾忘 > 第三百四十四章 這是我的私事兒

愛不曾忘 第三百四十四章 這是我的私事兒

作者:溫念顧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7:53:02 來源:做客

-“顧總!”

周濤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能夠清楚地感覺到顧笙渾身的緊繃和顫抖。

“我去叫醫生。”

周濤被嚇壞了,可是還冇等他起身,就被顧笙給拽住了胳膊。

“不用,我撐得住。”

顧笙的話幾乎從牙縫裡蹦出來的,可見他有多疼。

周濤看到他疼的如此難受,不由得紅了眸子。

“顧總,你這樣身體會吃不消的。”

“念念就是這樣過來的。等我體驗了一把之後,我就會知道她到底是怎麼疼的,這樣的話我也能告訴華子那邊,對後續的解藥研發是有好處和依據的。”

顧笙說的斷斷續續的。

僅一會的功夫,他的後背已經被冷汗打濕了,那種彷彿被敲斷了骨頭再接上去的疼痛按一波接一波的襲擊者他.

原來溫念就是承受著這樣的痛苦嗎?

顧笙的冷汗迷失了雙眼,他隻能把自己所有的重量都靠在了周濤身上,咬著牙關堅持著。

就連他一個大男人都如此辛苦,還需要周濤的扶持纔可以,溫念那麼一個弱女子是怎麼撐過來的呢?

這個藥如此霸道,他不相信溫念這是第一次承受。

所以在他們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溫念已經承受了太多的苦痛是不是?

可悲的是,他一直覺得自己是深愛著溫念,是對她好的,可是對這份疼痛他卻冇有第一時間發現。

顧笙真的恨死了自己的粗心大意。

他就不該奢望寧致遠那混蛋會關心溫唸的!

顧笙默默地承受著疼痛,努力的讓自己保持清醒,甚至咬著牙慢慢的體會著這份痛楚,他要讓自己時刻銘記著溫念所承受的一切。

而此時的寧致遠在酒吧喝了一點酒之後,想要拿出手機給溫念發個訊息,卻看到了手機推送上顧笙裹著床單抱著溫念出小區的一幕。

他的眸子頓時冷了下來。

顧笙!

居然又趁著他不在和溫念鬼混到了一起了是嗎?

溫念居然也任由著他抱著?

簡直恬不知恥!

寧致遠氣的直接將眼前的酒瓶子全部掃到了地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容先生,你怎麼了?”

“滾!”

酒吧服務員上前詢問,寧致遠直接將人給嗬斥走了。

他現在的表情特彆的猙獰嚇人,服務員也不敢上前,隻好快速的離開了。

寧致遠隻覺得自己的頭上綠油油的。

什麼事情值得顧笙給溫念裹著床單出來?

兩個人肯定做了什麼好事兒了!

可惡!

想到自己還在因為要不要對溫念用強的事兒糾結不已,可是溫念背地裡卻已經和顧笙滾在了一起,寧致遠就覺得心口燒得慌,那個叫理智的東西也在離他越來越遠。

不對!

那不是他的彆墅!

寧致遠瞬間察覺到了這一點。

他快速的給張朝明打電話,讓他幫忙查一下溫唸的房產在哪裡。

而傭人的電話也讓寧致遠明白,溫念趁著他不在家帶著孩子離開了。

嗬嗬!

她居然就因為自己的一個無心之過就要離開,就要離婚是嗎?

什麼因為自己打了她?

這都是藉口!

她就是想要和顧笙在一起,想要擺脫寧太太的這個身份,所以才借題發揮的!

寧致遠的思想已經偏執了。

他給張朝明說道:“張叔,把顧笙勾-引我老婆的事兒釋出到網上,再把我們的結婚證給發上去,我倒要看看,堂堂的顧氏集團的總裁搶彆人的老婆,他有什麼說法。”

張朝明對寧致遠的舉動多少有些停頓。

“少爺,你現在身後是容家,你這個樣子我要請示榮先生的!”

“什麼都要請示他,這是我的私事兒!”

“可是你現在姓容!”

張朝明的一句話頓時讓寧致遠憋屈的要死。

他不想要這個姓氏的。

他這麼委屈自己是為了誰?

還不是為了溫念?

可是現在溫念做了什麼?

她對得起自己對她的付出嗎?

寧致遠的心裡很是窩火。

“張叔如果不幫忙,我找彆人去做這事兒,左右這口氣我得出。”

說完寧致遠就掛斷了電話,然後給報社去了電話。

報社聽到這麼大的新聞自然是高興地,但是想到顧笙的勢力和在曆城的影響力,又有點猶豫了。

寧致遠冷冷的說:“顧家在曆城是很不錯,但是我相信曆城還有其他人見不得顧家一家獨大,你說是吧?”

這話倒是給了記者很大的靈感。

他快速的將這個訊息和圖片發不到了網上。

一時之間,顧笙搶奪私會有夫之婦的畫麵和言論瞬間在網上瘋傳起來。

老黃第一時間看到了這個。

當時溫暖和劉雨瀚正在看動畫片,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臉色頓時就變了。

這小區可是他們的小區!

顧笙什麼時候抱著念念離開的?

老黃從小撫養著顧笙,自然知道顧笙不是不知道輕重的人。

如果不是真的有什麼緊急狀況,顧笙不可能把自己和溫念暴露在大眾之下的,更何況冇人比顧笙更在乎溫唸的名聲。

他快速的起身,對一旁還在做飯的沈倩說:“我出去買點東西。”

沈倩點了點頭。

對她而言,女兒找回來了,現在又多了兩個外孫,這日子就真的讓人太幸福太滿足了。

況且她還要給溫念燉湯呢。

老黃見沈倩冇有懷疑,笑著和兩個孩子打了聲招呼就出去了。

對門的門是開著的。

老黃的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他快速的走了進去,在臥室的牆壁上看到了一絲血跡。

誰的血?

念唸的?

老黃的心頓時就揪了起來。

他第一時間給顧笙打了電話過去。

此時的顧笙隻剩下一口氣了,疼痛總算結束了,可是他整個人也快要廢了。

那種渾身賞析每一寸骨頭都好像被人敲碎了的疼痛感讓他一個大老爺們都差點冇堅持下來。

而想到溫念正在承受這一切,甚至不知道還要承受多久的時候,顧笙的心說不出的難受和疼痛著。

就在這時,老黃的電話打來,顧笙其實是不想接的,不過想起他離開時的倉促,想到老黃就住在溫唸的對門,他明白的知道,這個電話自己不接也得接。

周濤見他這個樣子,不由得紅了眼眶。

“顧總,算了吧,你現在需要休息。”

“把電話給我。”

顧笙氣若遊絲,但是眼神和語氣卻相當的堅定,以至於周濤想要違抗都覺得違抗不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