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愛不曾忘 > 第二十七章 終究活成了她憎恨的樣子

愛不曾忘 第二十七章 終究活成了她憎恨的樣子

作者:溫念顧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16:40:24 來源:做客

-

手術室的門被打開,醫生剛出來就被顧笙給拉住了。

“醫生,她怎麼樣?”

他的手在顫抖,身子在顫抖,甚至聲音都是顫抖的。

白欣瑤第一次看到顧笙為了一個女人擔憂恐懼到這個地步,她死死地咬著下唇一言不發,心裡卻嫉妒的發了瘋。

醫生被顧笙給抓住,感覺亞曆山大,隻能快速的說:“顧總,病人失血太多,傷勢太重,而且還高燒不退,我們雖然給她輸了血,但是傷口感染的厲害,能不能退燒還得看她自己。如果燒退了,身上的傷倒是可以慢慢靜養。”

高燒不退……

顧笙想起了小黑屋的環境,不由得眸子微顫。

“儘一切努力把人給救活。”

“是。”

醫生點了點頭,隨即溫念就被推出來了。

她的衣服已經被清理了,換上了病號服,可是即便如此,衣服上依然沾染了無數的血跡,點點猩紅,看上去觸目驚心的。

林玥依不由得驚呼一聲,然後看到顧笙親自接過了擔架車,步履踉蹌的朝著加護病房走去。

“阿笙……”

白欣瑤委屈地叫顧笙,可是顧笙彷彿冇聽見似的,直接從她身邊經過。

她想要伸手拉住顧笙,卻被林玥依給拽住了胳膊,對她搖了搖頭。

溫念傷的太重,而顧笙對溫唸的執念太深,此時彆說白欣瑤了,就算是林玥依自己都不敢保證能夠乾擾顧笙的決定。

本來因為顧笙答應娶白欣瑤的喜悅在此時早就消失殆儘了,反倒是平添了一絲擔憂。

如此狀況之下,顧笙如何還能放下溫念?

林玥依不由得皺緊了眉頭。

“江淼呢?這個時候,江淼人哪兒去了?”

林玥依左右看了看,在窗戶上看到江淼跪在醫院門口,不由得驚呆了。

江淼是顧笙最信任的人,說是異性兄弟都不為過,怎麼會……

白欣瑤顯然也看到了,兩個人對視一眼,就朝著樓下走去。

而顧笙絲毫不在乎林玥依和白欣瑤要做什麼,怎麼想的,他現在滿心滿眼都是溫念。

本以為自己恨她入骨,可是卻在看到她奄奄一息的時候才發現,他愛這個女人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他從冇想過讓她死,從未!

可是如今躺在病床上毫無血色的她卻是自己一手造成。

懊悔,自責,心疼,各種情緒充斥著他的胸口,酸脹的快要爆炸了,卻找不到一個出口。

他隻能坐在溫唸的床邊,握著她的手,一遍遍的呼喚著她的名字。

“念念,對不起。是我的錯,你醒過來好不好?隻要你醒過來,你要什麼我都給你,隻要你醒過來,命我都給你好不好?”

可是迴應他的隻是一室的安靜。

溫念彷彿睡著了,可那緊皺的眉頭卻明顯的表達出她的痛楚。

哪怕是昏迷狀態,她依然疼的肌肉下意識的痙攣,手心冰涼的讓人心驚。

顧笙隻能不斷地安撫著,親力親為的給她物理降溫,隻是那幾秒鐘就被體溫灼熱的毛巾一條一條的換過,溫唸的體溫卻絲毫冇有任何的下降。

消炎藥的點滴掛著,物理降溫用著,但是這些對溫念來說好像於事無補,那藥石無醫的樣子看得顧笙揪心揪肺的,卻又無可奈何,無從下手。

他掌管顧氏集團五年,掌握了太多人的生死,本以為這世界上就冇有自己辦不成的事兒,可如今溫唸的處境卻讓他瞬間明白,他也不是萬能的。

溫念難受著,疼痛著,煎熬著,可是他卻無能為力,什麼都做不了的感覺簡直快要把他給逼瘋了。

他隻能一遍遍的呼喚著溫唸的名字,在她耳邊說著他們之前的過往,說著這五年來對她的怨恨和思念。

溫念忽冷忽熱的,猶如置身於冰火兩重天,身上的疼痛更是折磨的她痛不欲生,卻隱隱約約的聽到顧笙的聲音忽遠忽近的跟隨著她。

是幻覺吧?

不然她怎麼可能聽到顧笙的憐惜?

還有他說的那些美好回憶,對顧笙來講早就該被忘記的吧?

留在回憶裡出不來的隻有她溫念而已。

可回憶終究是回憶,她和顧笙的緣分在五年前就斷了的。

“阿笙……”

溫念無意識的低喃著,卻讓顧笙神情微震。

“我在,念念,我在,你聽到了是不是?所以念念,你會醒來的對不對?”

顧笙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邊親吻著,眸子微熱。

可是迴應顧笙的隻有溫唸的一行清淚。

“彆哭,念念,彆哭。”

顧笙手忙腳亂的擦拭著她的眼淚,可是溫念好像要把這五年來冇流的眼淚都哭完似的,怎麼都擦不乾淨。

那默默流淚的悲傷樣子看得顧笙心都碎了。

到底怎麼樣才能讓她不哭?

怎麼樣才能讓她不疼?

怎麼樣才能讓她降溫?

顧笙不知道,他狠狠地掌摑著自己,可是火辣辣的疼痛根本壓製不住心底的尖銳刺痛。

“溫念,你想殺我,想報複我,想怎麼樣都可以,但是前提是你要醒過來!你聽到了冇有?你給我醒過來!你如果再不醒,我就……”

就如何?

顧笙不由得頓住了。

這次見麵,溫唸對他避之唯恐不及的樣子他是看在眼裡的,如果不是他用手段留住她,恐怕溫念會繞著他走吧。

從冇想過有一天自己和溫念會成為這個樣子。

不甘,難受充斥著他,卻都不及此時對溫唸的心疼和愧疚。

他突然想起了溫暖,想起了那個對他來說視為恥辱卻又是溫念極為珍惜的小丫頭。

顧笙突然就紅了眸子。

終究他還是要活成她憎恨的樣子啊。

顧笙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溫念蒼白的容顏,趴在她的耳邊輕聲說:“溫念,你如果再不醒,我就把你和野男人的孽種給扔下天台,讓她一道去陪你。你不是最喜歡孩子嗎?我讓她去陰曹地府和你團聚好不好?”

一滴清淚從顧笙的眼角滑落,滴在了溫唸的臉上,慢慢的滑過她的唇角,帶著一絲苦澀。

“你知道的溫念,我恨極了那個孩子,所以彆挑戰我。早點醒來,乖!”

他笑著,卻比哭更難看。

溫念聽到這些話,身子不由得瑟縮了一下。

不!

不要傷害她的暖暖!

不要!

“暖暖!快跑!跑啊!”

溫念突然掙紮起來,雖然還冇醒來,不過身體卻有了意識一般的雙手揮舞著,神情更是焦躁不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