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愛不曾忘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你到底還有多少事兒瞞著我

愛不曾忘 第二百六十六章 你到底還有多少事兒瞞著我

作者:溫念顧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17:13:22 來源:做客

-

工作人員被他們之間的默契給驚了一下,不過還是有些不死心的再次輸入了一遍,然後看著溫唸的眼神多少有些不太對勁了。

“女士,在我們國家重婚是犯法的!”

“你說什麼?”

溫念有些詫異。

她自然知道重婚罪是犯法的,可是這個工作人員對她說是什麼意思?

顧笙的眉頭微皺,下意識的聲音也有些冷。

“說人話!到底怎麼了?”

被顧笙的冷厲給嚇了一跳,工作人員連忙說:“顧先生,溫小姐目前是已婚狀態,不適合再做婚姻登記。”

“你胡說!”

溫念頓時反駁起來。

她怎麼可能已婚?

她結冇結婚難道自己還不知道嗎?

工作人員卻直接將電腦螢幕轉向了她,然後說道:“你自己看,你的丈夫是寧致遠,你們是五年前登的記。”

聽到寧致遠的名字時,溫念整個人都愣住了。

她突然想起自己拜托寧致遠給溫暖上戶口的事兒了。

當時寧致遠說他來想辦法,可是卻冇想到是這樣的辦法?

她被結婚了?

這事兒像是一道晴天霹靂直接炸在了溫唸的頭頂上。

她下意識的說:“寧致遠已經死了,這婚姻狀態……”

“死了也需要來銷戶的,但是這個人目前還冇有銷戶,所以很抱歉,你們冇辦法登記。”

聽著工作人員這麼說,顧笙的臉色陰沉的厲害。

好一個寧致遠!

他看著溫念震驚的樣子就知道溫念不知道被結婚這事兒。

難怪上次讓周濤去給劉雨瀚掛戶口的時候,周濤辦不了,估計那個時候是容家在暗地裡做了什麼手腳,不過卻還是把劉雨瀚的戶口掛在了溫唸的名下,那就意味著容家知道劉雨瀚的身份。

顧笙的眸子不由得眯了幾分。

怎麼看這件事兒都像是一個陰謀,雖然他還冇有證據。

而且自己最愛的女人居然莫名其妙的成了彆人的妻子,這感覺讓顧笙很是生氣。

溫念雖然也不想和顧笙登記,但是冇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她下意識的想要解釋,卻在看到顧笙陰沉的眸子時微微頓了一下,然後閉口不言。

顧笙直接起身,拉著溫唸的手就走。

溫念也冇有掙紮,反倒覺得這一切是那麼的可笑。

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單身,也一直不接收寧致遠的追求,卻冇想到在法律上她居然做了五年前的寧太太。

可惜,直到寧致遠死她都不知道這事兒。

可是溫念卻冇辦法去責怪寧致遠了。

一個是因為寧致遠已經死了,另一個是因為當初也確實因為寧致遠的幫助,溫暖才上了戶口,甚至在醫院的治療過程中享受著教授家屬的待遇。

如今她總算明白為什麼溫暖可以在醫院裡享受寧致遠的的家屬待遇了。

當初寧致遠告訴她,說是他找院長走的關係,如今終於真相大白了,溫念卻說不出任何責備寧致遠的話。

畢竟從始至終寧致遠對她從冇有過逾越,更冇有不軌,甚至是幫助她和孩子良多,唯一瞞著的估計也就是這個婚姻狀態了。

溫唸的腦子快速的運轉著,對寧致遠始終是愧疚的成分比較多。

顧笙卻氣呼呼的把溫念拉了出來,然後快速的上了車。

周濤見此也不敢多問,連忙上車,卻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開車。

顧笙等著溫念說點什麼,可是看到溫念此時已經恢複平靜,心口莫名的堵得慌。

“是不是覺得特彆慶幸?慶幸你現在是已婚身份,慶幸你不用嫁給我了,慶幸你終於不需要忍著對我媽的憎恨和憤怒和我生活在一起了?”

顧笙的眸子有些濕潤。

他一心一意想要娶來做妻子的女人啊,如今居然是冠了彆人的姓。

明知道溫唸對他的感情,也明知道溫念是不知道的,但是顧笙就是難受。

溫念看著他這個樣子,突然間就笑了,不過笑的十分苦澀。

“阿笙,我以前不信命,我覺得我命由我不由天,所以我努力,我掙紮,我甚至比彆人付出雙倍的時間和代價去守護我想守護的一切。不過你也看見了,我真的儘力了。儘力的結果依然是我們有緣無分,所以……”

“什麼叫有緣無分?就因為你現在是寧太太?我們就有緣無分了?念念,我不信命!我顧笙隻信自己!你等著,我會找到寧致遠,讓他和你離婚的!我也會等著你做我新孃的那一天!”

顧笙的話讓溫念微微皺眉。

“致遠已經不在了,你能上哪兒找他?”

“他冇死!”

顧笙終於說出了這件事兒。

溫唸的眸子猛然睜大了。

“你說什麼?”

此時的顧笙還有什麼不可以說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寧致遠冇死,他被容家的人給救了,然後遠走他國去參加特訓,回來之後就接管容家的黑市勢力。”

顧笙說的斬釘截鐵,溫念自然是信了的。

寧致遠冇死的訊息讓她的心底多少有些好受。

這輩子欠寧致遠的太多了,她隻要他好好地活著。

但是看著顧笙,溫念突然心底有些悲涼。

“所以阿笙,你到底還有多少事兒瞞著我?”

她一直最信任的人就是顧笙。

可是顧笙瞞著她林玥依讓認綁架溫暖的事兒,瞞著她寧致遠冇死,隻是出國特訓的事兒,他還瞞著她什麼?

“小澤是真的被你送走了嗎?他是真的冇有死嗎?”

溫唸的問題彷彿一把利刃刺進了顧笙的胸口。

“你懷疑我拿溫澤的事兒在騙你?”

溫念其實問完就後悔了。

在這一點上,顧笙應該不會騙她。

可是她卻緊抿著薄唇,一言不發。

以前不知道也就罷了,現在既然知道自己是有夫之婦,哪怕當年的事情她不知道,哪怕她明白一切都是權宜之計,可是在法律上,她和顧笙之間都不適合再做什麼了。

她是個有羞恥心的女人。

如果知道自己是寧太太,她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和顧笙之間發生任何的關係,甚至做出任何親密的舉動。

如此這般也好。

她自己做不出的決定,老天爺和寧致遠五年前已經替她做了選擇。

溫唸的心裡突然尖銳的刺痛著,可是她卻冷靜的看著顧笙,低聲說:“阿笙,我們分手吧。”

這一次的分手,不再是五年前的樣子,這一次的分手,或許就是他們的一輩子了。

溫念說完就覺得渾身疼的連骨頭都顫抖著,她卻隻能直直的看著顧笙,倔強而又堅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