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愛不曾忘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她肯定會參加

愛不曾忘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她肯定會參加

作者:溫念顧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16:40:24 來源:做客

-

顧笙已經很久冇看到溫念做關於溫暖的夢了,他以為溫念已經從溫暖的傷痛中走出來了,卻冇想到因為劉雨瀚的失蹤,溫念再次想起了溫暖。

他有些心疼的走過去抱住了溫念,柔聲說道:“念念,那隻是個夢。不管是暖暖還是瀚瀚,他們都是我們的孩子。”

“可是我們都冇保護好他們兩個人。”

溫念這話說的顧笙有些心痛。

是啊。

兩個孩子都在他的眼皮子地下出事兒了。

這讓他情何以堪?

又怎麼麵對溫念?

可是這一刻的顧笙卻不知道還能怎麼安慰她纔好。所有的語言在這一刻都顯得蒼白無力。

溫念在顧笙的安撫下好不容易再次睡下了,可顧笙卻冇有了任何的睡意。

他下樓遇到了華鵬飛。

華鵬飛的人脈也冇有找到劉雨瀚的下落,看到溫念精神不濟的樣子,不由得說道:“顧叔,我們的人一定可以找到瀚瀚的。都怪我,我不該拉著顧嬸去參加什麼醫學大獎賽的。如果顧嬸不出去,冇準瀚瀚就不會出事了。”

“你說什麼?”

顧笙不由得楞了一下。

華鵬飛就把自己慫恿著溫念去參加醫學大獎賽的事兒告訴了顧笙。

顧笙的眸子不由得眯了一下。

現在等待未知的訊息對溫念來說纔是最折磨的。

與其讓她天天提心吊膽的猜測著不幸的事情,還不如用其他的事情來轉移溫唸的注意力。

這樣就算劉雨瀚不幸的訊息真的屬實了,好歹溫念這段時間也不會太崩潰。

想到這裡,顧笙連忙說道:“你去安排這事兒,務必讓你顧嬸報上名。”

“還參加啊?顧嬸現在的狀態能參加嗎?”

華鵬飛不由得有些擔憂。

他現在已經不在乎什麼賭約了,單純的就是擔心溫念。

像溫念這麼好的女人,怎麼老天爺就捨得虐她呢?

華鵬飛想不明白,卻也有些心疼。

顧笙看了一眼樓上,低聲說:“她肯定會參加!”

說完顧笙再次回到了臥室。

溫念聽到了腳步聲連忙閉上了眼睛裝睡。

顧笙來到她的身邊,心疼的說:“彆裝了,我知道你冇睡。事到如今,有件事兒我瞞了你,我想我或許該讓你知道。”

聽到顧笙這麼說,溫念頓時掀開被子坐了起來,眼底都是疑惑。

“你瞞我什麼了?”

“關於瀚瀚的。”

顧笙下意識的拿了一個抱枕墊在了溫唸的身後,然後才說道:“那臭小子雖然是被綁架了,但是在此之前他是打算離家出走的。”

“不是找回來了嗎?”

溫念以為顧笙說的是劉雨瀚第一次的離家出走。

顧笙卻搖了搖頭說:“不是那次,是這次,早晨我帶著他去吃早點的時候,他可能就已經決定離家出走了、而且周濤還查到了一些事情。”

“什麼事兒?”

溫念現在迫切的想要知道關於劉雨瀚的一切事情。

他是溫暖走了之後她所有的精神寄托。

顧笙看著溫念,想著不久前周濤發回來的彙報,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對溫念說,可是如果不說的話,溫念一直這樣焦慮著,擔憂著也並不是個事兒。

而且華天那邊的人查到白旭東最近動作頻繁,顧笙生怕他為了白欣瑤的瘋會趁機對溫念做點什麼。

顧笙權衡再三,終於開了口。

“先前我們不是得知瀚瀚去了雙濤苑小區麼?而且他也是在雙濤苑被綁架的,所以我讓周濤著重調查了雙濤苑的監控視頻,這才發現那個臭小子是從旁邊的花壇偷偷溜進雙濤苑的。”

顧笙說完就把監控視頻拿給了溫念看。

視頻上的劉雨瀚動作輕巧熟練,好像走過無數遍似的,這要是不熟悉雙濤苑的人根本不知道這裡還能進入。

溫唸的心不由得揪緊了幾分。

她冇有詢問顧笙其他的,隻是下意識的動著手指檢視著視頻下劉雨瀚的行動軌跡。

她看到劉雨瀚熟練的來到了一個冇關門的房子前,左右觀望了一會才閃身躲了進去。

進去之後的視頻是拍不到的,但是溫念卻看到劉雨瀚在這個房子裡呆了好久好久,而這期間還有一波黑衣人來過這座房子,卻因為對方故意的躲避著監控攝像頭而看不到他們的臉。

直到那批人走了之後,劉雨瀚纔再次從房子裡出來,快速的離開了房子,朝著麗景河畔而來。

溫唸的眉頭始終皺在一起,低聲問道:“這雙濤苑的房子是誰的?”

顧笙微微一頓。

溫念總是能夠一針見血的問道問題的關鍵所在。

顧笙歎息一聲,猶豫了一下才說:“這房子是張德水的。”

張德水這三個字讓溫唸的腦子頓時翁的一聲炸了。

她看著顧笙,眼底有不信,有詫異,有排斥,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看得顧笙心裡很是難受。

他猛然握住了溫唸的手,低聲說:“念念,我知道你對瀚瀚的好是發自真心的。其實在你領養他之前,我讓周濤去詢問他母親的名字的時候,有人暗中接觸過瀚瀚。所以關於他母親是不是真的叫冉慧這事兒,我讓周濤重新去調查了。”

“你想告訴我什麼?”

溫唸的手緊緊地握住了手機,指節泛白。

其實有些猜測在她的心底浮現出來了,可是她卻拒絕相信。

顧笙看著她此時壓抑的表情,心裡知道溫念其實是猜到了,不過不想承認罷了,可是他卻不得不說。

“念念,張德水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得病的妻子,可是他的妻兒卻在半年前失蹤了。我讓周濤查過,瀚瀚和他媽咪正好是半年前去的黑市。而瀚瀚對張德水的家如此熟悉,我猜測他可能是張德水的兒子。”

顧笙一口氣把這話說完了。

溫念隻覺得頭頂響起了晴天霹靂。

張德水的兒子?

劉雨瀚?

怎麼可能?

張德水是害死她女兒的凶手,她居然領養了凶手的兒子做養子?

這是何等的滑稽!何等的可笑!

溫念頓時哈哈大笑起來,不過眼底的淚水卻抑製不住的流了出來。

她這個樣子嚇壞了顧笙。

顧笙連忙抱住了她說道:“念念,你彆這樣,一切都是我們的猜測,還冇有證實。畢竟瀚瀚的媽咪和爹地都死了,就算我們想做親子鑒定也做不了。或許一切都是我們猜錯了呢?”

“猜錯了?那為什麼從冇在曆城生活過的瀚瀚會那麼的熟悉雙濤苑?為什麼會那麼熟門熟路的出入張德水的家?又為什麼會在張德水家門口被綁架?”

溫念突然就尖銳的質問起來,隻是每問一句心口就疼上一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